22/01/2018
张小毛

 

地 l 这位建筑师死前立法将整个家变成“时光胶囊”

001.png

约翰 · 索恩爵士博物馆(Sir John Soane's Museum)是英国最小的国立博物馆,由英国最伟大的建筑师之一约翰索恩爵士(John Soane,1753—1837)设计建造,博物馆有超过6000件藏品,包括书籍、绘画、艺术品、雕塑和家具等等。博物馆坐落于伦敦 Holborn 街道边,和一旁的大英博物馆相比,这栋灰白相间,平平无奇的建筑很容易被人忽略,人们路过此地,也许只是匆匆一瞥,却未曾靠近。


在18世纪末到19世纪漫长的一段时间里,这栋建筑背后的样子一直是一个谜,直到1837年,人们才有机会直接走进这栋外形普通,内部光怪陆离的顶级博物馆。如今,参观者络绎不绝,门口排起长队,这片私人圣地的秘密在往后的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一点一点向世人铺陈开来。


003.png
004.png

索恩是英国19世纪伟大的设计师,可能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他为夫人设计的圆顶墓碑是伦敦的红色电话亭的灵感来源。同样是建筑师的 Giles Gilbert Scott爵士以它为蓝本,设计出著名的伦敦地标红色电话亭。(CULTURE | 聊一聊你们念念不忘的红色电话亭

索恩的儿子乔治经常烂赌豪掷,挥霍父亲的家产,甚至威胁母亲如果不支付给他相应数字的财产就去当演员,演员在当时社会的地位非常低下,这是出身贵族世家的母亲不能接受的。1815年,盛怒下的乔治在英国《冠军》杂志上一连发表了两篇抨击父亲设计的建筑的文章,内容非常恶毒,这让本来就患有严重的胆结石的母亲病情急转直下,两个月后就去世了。

痛不欲生的索恩发誓不再让乔治染指自己的财产,1833年,他立下遗嘱,要求后人不能对这栋建筑做一丝一毫的改动。此前,索恩甚至不惜一切代价通过议会立法,要求受托人保护他的房子和收藏品,并定期开放建筑,供人们参观。


多年来,人们遵循索恩的遗愿,小心翼翼的维护这栋建筑,内部陈设排列就像他去世时那样,数以千计的藏品按照索恩规划的位置满当当的摆放着,鲜少有人提起这段家族悲剧。


006.png
007.png

艺术家们喜欢收藏艺术品并不少见,这些精挑细选的艺术品放在家里可以作为他们灵感的来源,当然同样也能反映出每个收藏家的品味。伦勃朗就曾经收藏了上百件藏品,但是他晚年过得有些潦倒,所以就不得不忍痛割爱,把藏品都卖掉了。很多其他的收藏家们,他们的藏品最后也大多会捐赠给博物馆和美术馆,或者都不知去向,流落各方。而索恩作为一个收藏家的特别之处就是他有心地将自己的住宅设计成一座收藏馆,不仅保存了自己几乎所有的收藏,还让后世得以有机会观看欣赏。


009.png

索恩虽然身为建筑师,但他对各个领域的艺术品都很有研究,这也使得他的藏品都是拿得出手的精品,罗马弹珠、霍加斯 Hogarth 的版画、卡纳莱托 Canaletto、透纳 Turner 的绘画作品,还包括一套荷加斯的《浪子生涯》。


010.png
011.png

1825年,他竟然买下了一口埃及法老的棺材放入家中,这口棺材属于古埃及第十九王朝法老塞提一世,埃及最著名的法老拉美西斯二世的父亲,大英博物馆曾经因为要价太贵为由拒绝收藏它,而索恩花了2000英镑将它买下。

为了保护这些藏品,当时的博物馆馆长可操了不少心,直到20世纪40年代,还一直住在楼上的一个套间里,有时候为了喝杯牛奶他不得不下楼现身,吓了不少参观者一跳。1982年一个盗窃团伙企图进入博物馆并和警方交火,盗窃团中的枪手被枪杀,至今大门入口处还有一个被填充的弹孔清晰可见。


除了丰富的藏品,索恩留还要给世人留下其他惊喜,受托人接手他的房子后要对整栋建筑物进行细心的清扫,包括他奢华的厕所,但他在遗嘱中规定浴缸的盖子要封存到1896年,也就是他死后的第59年。到了1896年当天,人们还为庆祝开启索恩的浴缸盖子举行了一个盛大仪式,但是打开后大家都傻眼了,里面所有东西都是垃圾,浴缸里有假牙、废纸、无用的洗漱用品以及一些旧衣物,这成为当时轰动一时的新闻,维多利亚报纸推测这是索恩给他大家开的一个顽皮又奇怪的玩笑。

013.png

2011年英国向大众公布了对索恩博物馆高达700万镑的修复计划,这个计划对索恩的私人房间、地下室、地下墓穴、厕所和样板间进了全面的修复,并且开始对公众开放索恩收藏的80个历史建筑模型。这是自1837年以来,人们第一次得以观看这些精致的模型,这次的模型展也是英国同类型展览中最大的一个。


015.png

尽管博物馆是这座建筑中最出名的部分,但这座建筑对人们的诱惑还远远不止于此。藏品众多却还能保持住宅功能的完整性,可见索恩对房间布局的设计的花了多少心思。

一个房间接着一个房间,有由折叠板组成墙壁的小型画廊,有月见草黄色圆顶搭配镜面天花板的早餐室,还有图书馆,哥特式风格内饰配合绚丽丰富的大面积红色烘托出浓重的书卷气,纪念碑和僧院中的墙上满满装饰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建筑残骸……

016.png

索恩将这一切都安排的井井有条,精心妥当,在建筑界的评论家们眼中,这栋建筑挑战了关于内部组成和透视的观念,向人们展现了不同类型的空间、对象、物件是如何精妙地聚集在一起的。


当人们穿过它时,就像漫游仙境中的爱丽丝穿过一座光影迷宫,一座凝固的建筑梦境,一首阴影、光线、体积和空隙组成的散文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