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2/2017  
张小毛

戏 l 这是一场没人说话的三角恋

伦敦国际默剧节(LIMF)于1977年由制片人约瑟夫·西利格(Joseph Seelig)在默片小丑Nola Rae的鼓动下创立,他于1986年加入海伦·兰纳汉(Helen Lannaghan)担任联合总监。在去年庆祝举办四十周年后,LIMF无疑成为同类型活动中历史最悠久的一个。伦敦默剧节节目涵盖多样,同时延伸到当代视觉表演的范围,具体包括现场艺术,体育和马戏团戏剧,面具,木偶戏,动作和物体戏剧等。

本篇文章为大家介绍两部今年伦敦默剧节将要上演的好戏~


《稻草人》是一部黑白无声喜剧电影,两个男人“好基友“似的同时住在一间充满了很多神奇的机械装置的屋子里,在看似“有爱”的日常下,实际上他俩同时爱上了农场主美丽的女儿,并且为此打得不可开交。

这栋屋子套用片子里的话说就是“All the rooms in this house are in one room” ,片中机械装置和拍摄桥段让人很难想象这是一部1920年黑白默片。

006.png

这部19分钟的电影还有一个出名的亮点就是片中那只演技简直可以拿奥斯卡的狗,感兴趣的观众可以去观看全片。

对默片不太了解的观众也许会第一印象觉得“咿~这好像卓别林的片子呀?”,如果这部导演的粉丝在场,估计要走到面前,毫不犹豫的解释清楚了:这部电影的导演是美国默片时代演员,大名鼎鼎的“冷面笑匠”,巴斯特·基顿。在喜剧的黄金时代,他的名声足以和卓别林一比高下。

相比较一些戏剧影视作品中出现在演员面部表情的用力表演,巴斯特·基顿永远是一副冷冰冰,面无表情的脸,哪怕是在卿卿我我时,神情也是肃峻凛然的,如同一面平静的水潭,观众可以将它们自己的感受赋予其中,于是潭面上开始有了暧昧的波纹,急速的漩涡,像是一面反射镜,主角是可以是每一个观众。

学生时期的他对机械有巨大的兴趣,据他说如果不能表演,他会选择做土木工程师,这一点也表现在他影片中大量出现的机械装置上。相信每个巴斯特·基顿迷都对《稻草人》(The Scarecrow)中这个鬼马的房间印象深刻,那么如果这一幕被搬上舞台,并且以实体呈现呢?


2018年伦敦默剧节(London International Mime Festival)特地邀请到灵感来自于《稻草人》的魔幻默剧《一主二仆》(Lebensraum)前来为这个连续举办了四十年的老牌默剧节增添异彩,这已经是这部剧第二次受邀了,从它诞生到现在,已经获得了多项奖项,赢得了来自各界的掌声。

来自瑞典的导演杰克博·埃尔博(Jakop Ahlbom) 从阿姆斯特丹艺术学院深造完默剧专业之后,逐渐成为业内广受好评并且带有强烈个人风格的天才导演。这部剧是他的代表作之一。

009.png

喂,等等,我好像发现了什么……赶紧找来巴斯特·基顿的同一角度照片……

对比后简直惊呆,跟巴斯特·基顿长得太相像了吧!只不过“冷面笑匠”果然要更加“冷”一点,眼神里都是戏,而克博·埃尔博(JakopAhlbom)则要温柔有朝气一些。不过这也难怪,克博·埃尔博(JakopAhlbom)视巴斯特·基顿为偶像,加上对默剧的痴迷,肯定有潜移默化的影响。(所以跟偶像这么像是一种什么体验?)


013-3.jpg

《一主二仆》几乎完美的还原了《稻草人》中经典的场景,精巧的机关和流畅的机械切换原汁原味的再现了“what is home without mother”。

默剧给观众的空间很大,单靠眼睛不仅可以轻松知晓整部剧的大致走向,还能同时将舞台艺术呈现的视觉享受一并收入。舞美、道具、灯光作为戏剧的要素至关重要,它们衬托着演员的肢体表演,提升观众对整个剧的感知。

故事讲述了两个没有姓名的男子同住在一个房子中,在这栋房子里,两个人仿佛嵌在屋内的零部件,日常起居不仅和房屋同步,彼此之间也配合紧密,日复一日“永动屋”一般运转着所谓的“生活”。


由于多余的杂事,他们共同创造出一个机械女仆。

然而与这个身份矛盾的是,女仆的服装和脸上的色彩都和苍白的两个男人不同,甚至她更像是一个真正的人类。鲜明的黄色裙子,外面套了一层黑色蕾丝,结合少女般明快的天真和女人自带的吸引力,“不食人间烟火”地生活在两个男人的世界里。

为了诠释好女仆僵钝的状态,杰克博·埃尔博(Jakop Ahlbom)请来专业的舞蹈演员Silke Hundertmar 来扮演这个角色。

她的出现,像是精密仪器里的一粒沙尘,两人仪式感和程式化的“生活”彻底打乱,两个男子对她分别产生不同的情愫,而女仆从原本的言听计从变得有了自己的思想,开始意外的不断制造出各种事端试图满足新鲜的好奇心。观众在这段戏剧冲突中可以看到原本的按部就班是如何被三人复杂的情感撞击,在错综复杂的绳索和机械旋风中颠倒过来,散落一地,咣铛作响。故事的结尾,是关于人机之间界限的描绘和升华,至于细节,还真的不舍得剧透。


音乐方面,由独立摇滚乐队Alamo Race Track担任,他们穿着和墙壁花色一样的服装,努力假装自己融入背景的样子让人忍不住笑出声。相信这也是导演杰克博·埃尔博(JakopAhlbom)有意为之,营造出这种一本正经的“反差萌”喜剧效果,也是对他的偶像巴斯特·基顿独特的喜剧风格的继承之一。


《一主二仆》原名Lebensraum,德语中译为生存空间,个人认为这个名字更加合适,“生存空间”(Lebensraum)是希特勒在《我的奋斗》和他的《第二本书》中反复谈到的一个根本思想,并以此为借口引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它取自1897年德国地理学家拉采尔提出的国家有机体学说,和之后提出的生存空间的概念,即为将国家看作是一个需要生存空间的生命体。

代入到这部剧里,首先是一个物理的生存空间;其次是两个人共同的和两个人的主观的生活空间;最后,是三个人的生存空间之间的扩张、延展、交汇、收紧……所有的一切,通过导演精巧的设计结合现场所有的元素,给观众布下一张错落有致,疏密并行的网,包裹着观众跟随剧中人一起跌宕。

最后当然要向大家抛出重要信息,那就是马上开始的伦敦国际默剧节,举办日期是2018年1月10日至2月3日,默剧迷或是想要探索该领域的小伙伴们可不要错过了。


2018伦敦国际默剧节官网:
http://mimelond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