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9/2017
苏妹

人 l 伦敦时装周最非主流的一场秀:人人需要注视礼

001.png

一直以来,坊间有着关于伦敦时装周在四大时装周(巴黎、米兰、纽约、伦敦;排名不分前后)“垫底儿”的说法,一些模特在来不及串场时,会放弃伦敦秀场,就连BoF时装评论也曾发文称如今的发布会也不是真正的看衣服,而是看模特都选了谁。看客心中考量标准各有不同,但无疑模特,品牌的咖位,或者秀本身是否足够突破、吸睛都是衡量时装周价值的标尺。伦敦时装周刚刚结束,每场秀的余温尚未退去,一场时装周行程外的,模特、品牌和秀场配置均极低的秀,却让今年的伦敦时装周些许不同。


伦敦时装周第二天,街上与往日的时装周景色未有不同,挤满了形形色色的时装人,街头潮人,摄影师。然而当秀开始后不久,穿过秀场中心与Kings’ College London间的一条窄路,一批精心打扮的人流涌向了伦敦时装周秀场后面的露台上。在两排黑色雨伞围成的“T台”上,头顶两顶叠加红色宽檐礼帽、圆领白色长袖T恤、运动风的白色条纹黑裤、同色系的朋克鞋袜、搭配皮质流行腰包的黑人小哥,作为开场“模特”,带领数位素人潮人,敲响了这场别具一格的秀。没有舞美、灯光、音效,在几台摄像机的注视下,紧凑有序,大跨步行进。没过几分钟,这场秀便结束了,少有走露台的行人,零星的观众即是现场的摄影师了。


时装作为阶级化产物,曾经上流阶级一直占据着绝对的主导权,享有奢侈品,并充当流行风向标。即使这并非他们的本意,却无法阻止大众对其风格的模仿热情。上流阶级尝试一次有又一次在时装划界,而普通民众就是要弄脏这条分水岭。在部分国家经济崛起后,进入了消费欲望时期,如中国,致富后的人们是西方奢侈品牌的主要购买力之一,隐约使得部分上流阶级放弃了对奢侈品的钟爱;而当快消时尚与盗版制作迅速扩张后,上流阶层对高级时装单品的独享权,异遭到了破坏;随着互联网社交发酵,草根出身的时尚博主,坐拥不可被品牌忽视的市场潜力,成功占有了本独享于专业时装人,时尚编辑的话语权,成为时尚意见领袖;这场静默的,在伦敦时装周秀场外,与秀场内同期走秀的街头潮人们,也正在悄无声息的对模特即美的统治进行破坏,再次宣告着,素人即模特。


互联网时代,普通人有着强烈的表达自我意志与风格的意愿,即时也许每个素人模特都不曾想过扛起阶级挑衅的大旗,但“中二”确是他们所诉求的:追求不同,享受不同。而有趣的是,秀场外的造型风格,与秀场里的大同小异,例如其造型元素仍有渔网,腰封等源自秀场的流行元素,或借鉴知名设计师早年间的秀场look。无关突破与创造,他们拥有表达自我的意识。这些街头潮人,不同于土生土长的街头的hip pop style,当年街头说唱battle衣着与主流的精致繁复有着巨大的差别,开创了“屌丝”着装风格,并在今天对潮流圈有着深刻的影响。


本次out of runway是由Made in London 的创始人Z.Z和Eric Cui共同策划的,当Eric被问及是否喜欢亚文化时,他的答案是否定的。甚至他不喜欢一切非主流的东西,但他回答说:“我尊重一切表达的意愿。”